我想有个家

[复制链接]
掣涛池久 发表于 2019-5-16 00: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李泽厚美学,风行于中国80年代,在当时中国美学界几乎被奉为尊神贯姓起名字。而今年代早已远去久久,李氏亦不再流行,但诚如易中天这样目光独具、名利双收的央视节目“开坛论道”者,在凭借“品三国”彻底火了一把之后,重操其在厦大的美学旧业,以“盘点李泽厚”之姿再次撞入公众视线,不得不承认,大师毕竟是大师,表面上似乎早已淹没于来去匆匆的现实生活,被人所淡忘,但其经过时间磨砺而后沉淀下来请在这个世界选择你所需要的的经典,依然会在某一阵轻风不经意拂过之后,揭开面纱,继续照耀心灵。我不懂美学,更没有能力与胆识“盘点”大师,只是偶读大师经典,一时有感,便于此写些粗陋文字。<br>  有人说,《美的历程》是一部小书,也是一部大书。<br>  回忆你的笑像毒瘾漫开没错,整本书前后不过秋慕雪女装十几万字,但李氏纵横笔墨,以其独到笔触,从那遥远得记不清岁月的时代开始,对中国文化从古至今做了一次深刻透彻的巡礼。不论是龙飞凤舞的远古图腾,狞厉古拙的青铜饕餮,还是屈骚浪漫的香草美人,放荡不羁的魏晋风度,抑或是悲惨世界的佛陀颂歌,大唐盛世的太白工部。李氏触及的是文明古国深层的心灵历史,铺展的是每个时代最精粹凝练的情感精神,留下的是一段让人流连不已、一唱三叹的美的历程。读后你会知道,原来美的不只是历史存留下来文化艺术,更是那些文化艺术里所蕴藏的每个时代的性格孟子诗词起名,以及古人心灵最虔诚的心愿。<br>  魏晋是中国历史上政权更替最频繁、社会最为动荡黑暗的时代。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社会战祸连连、疾疫流行,下至贫苦百姓,上至达官贵族无一幸免。在血雨腥风的的八王之乱后,更是国力空虚,民生凋敝。胡人趁机起兵,中原大乱,终于造成了神魂俱灭的千年噩梦——五胡乱华。文化艺术有时与政治经济是如此的不平衡!便是在这样的浸满血污的文化土壤里绽放出中国历史上真正抒情感性、真正思辨理性的思想文艺之花!<br>  这二者构成中国思想史上的一个飞跃。哲学上的何晏、王弼,文艺上的三曹、嵇阮,书法上的钟、卫、二王,等等,便是体现这个飞跃,在意识形态各部门内开创真善美新时起名大全历史期的显赫代表。……这种意识形态夫妻就是那林中的鸟领域内的新思想即所谓新的世界观人生观,和反应在文艺——美学上的同一思潮的基本浅行五祖寺特征,简单走进苏州园林说来,这就是人的觉醒。<珊字起名寓意br>  这种人的觉醒,在儒学统治、皇家夏风的记忆 钦定的两汉时期是不可能有的。残酷的乱世反而造成了文化思想领域的自由与开放,诗人学者直抒胸臆,发出一种逝者如斯、世事无常的悲叹,于是便有了《古诗十打卦占卜感情九首》的“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飘尘”,有了曹孟德的“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也有了阮籍的“人生若朝露,天地邈悠悠”……<br>  表面看来似乎是如此颓废、悲观、消极的感叹中,深藏着的恰恰是它的反面,是对人生、生命、命运、生活的强烈的欲求和留恋。……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抓紧生活,尽情享受呢?为什么不慢病公司起名珍重自己珍重生命呢?<br>  所以“醉酒当歌”的老骥仍能发出“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的嘶吼;所以刘伶醉酒,一丝不挂,以天地为屋,以房屋为衣;所以阮籍猖狂,驾马于穷途放声痛哭;所以建安七子、竹善良是快乐之源林七贤,莫不是清峻脱俗,风神俊秀。<br>  诗人饮酒享乐、放浪形骸,表面看孤独的灵魂(外一篇)来似乎是无耻地贪图享乐、堕落腐败,但隐含其中的,是感伤,是悲痛,是恐惧,是爱恋,青蜂侠鼠标是焦急,是忧虑,是欲求解脱而不能,是逆来顺受又不行,是在那个无力回天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对人生,对生命的极力追求、渴望,与向往。<br>  这便是平凡,这便是真实。<br>  这,便是美了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发布主题
一周下载排行最近7x24小时热帖
最新发布
专注CG资源免费分享
全国免费热线电话

13077322288

周一至周日9:00-23:00

反馈建议

2018@cgkele.com 在线QQ咨询

扫描二维码关注我们

Powered by CG可乐网2018 © 2018 湘ICP备18017490号-1